第165章 哭了个寂寞(1 / 1)

“滚!!!”

此时老太太的怒吼也恰好响起,顿时和翁曼华的尖叫声交杂在一起,刺耳无比。

海棠见状连忙退了下去。

老太太则看着门口翁曼华湿了的胸口和一脸痛苦的神色,连忙招呼常妈妈扶翁曼华下去。

海棠一路跑回梧桐苑,把事情和风潇潇一字不漏且生动形象的描述了一遍,风潇潇听得笑弯了腰,旁边的百合更是拍手称快。

她早就看出了那个翁曼华不是什么好人,这才进府几天,老太太让她改了称呼她还真就改了,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整个一猴吃麻花胡拧。

主仆三人嘻嘻哈哈的又说了一会儿话,门外风卿翎却又来拜访了。

风潇潇连忙叫着风卿翎坐了下来。

瞧着身后没有丫鬟跟着,脸色怏怏的风卿翎。

风潇潇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丫头看上去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难不成是和心上人闹别扭了?

想着风潇潇给了海棠和百合一个眼神,两人会意退了下去,只站到了门外。

风潇潇喝了一口茶水,静静的看着风卿翎,只见风卿翎的目光微微呆滞眼中有些湿润就连鼻子也有些红红的模样。

“看你这模样是哭过了?”

耳边响起的温柔肯定的询问,风卿翎回神,眼神逐渐聚焦,看向风潇潇,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更没有说话,只是抿紧了嘴巴。

看那眼神,风潇潇明白大概率是为情所伤了。

忍不住关心道:“你没事吧,卿翎?”

不问还好,一问,风卿翎先是瞳孔震荡而后眼中很快便续满泪水,看着风潇潇一脸委屈的叫了句:“二姐姐。”

而后,眼泪便如水珠般晶莹的从眼眶流出再从长睫上滚落到白皙清透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美人落泪,本就我见犹怜。

何况又是一个这么稚嫩的美少女伤心,风潇潇心忍不住悸动,拿出自己的绢布起身捧着风卿翎的小脸,抬手用绢布轻而温柔的拭去风卿翎脸颊上的泪珠。

温柔安慰:“乖,二姐姐在,没事了。”

“二姐姐~”委屈巴巴的叫了一声,抬头看向眼前的人,风卿翎的坚强在风潇潇满眼温柔的关切中轰然崩塌,一把抱住了风潇潇的腰身,脸埋在风潇潇的腰上呜咽出声。

风卿翎这一举动让风潇潇浑身顿时僵硬,直到腰上传来眼泪的湿润感,风潇潇这才回神。

微微感叹。

这小姑娘还挺能哭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她衣服都湿了一块,看来真的是伤到深处了。

想着风潇潇心疼的摇了摇头,手放在风卿翎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风卿翎头上的秀发,细声安慰:“你要是再哭,眼睛可就要肿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和你姨娘交代。”

也许是女孩子爱美的天性,风潇潇的话音刚落,风卿翎便有了反应,放开了抱住风潇潇的手,头也从风潇潇的腰上离开,一把抽过风潇潇手中的绢布娇声说了句:“不要!”

而后,转过身去擦起了眼泪。

“真是小孩子。”风潇潇捂嘴轻笑。

话音未落,却见风卿翎转过头一脸傲娇:“我才不是小孩子!”

风潇潇无奈:“是是是,我们卿翎啊已经是大人了,都已经会为情所伤了。”

风潇潇意有所指,本来委屈难过的风卿翎此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将头撇了过去。

风潇潇移步来到风卿翎面前,看着风卿翎心情已经有些好转,便道:“现在可告诉二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闻言,风卿翎再一次低落了下来,但这一次却没有沉默也没有哭。

风卿翎道:“我今日去见了他,明明是他最喜欢的打扮,也戴了他最爱的花,可他却同我说什么家世悬殊,高攀不起。”

风潇潇皱眉:“他是什么人?”

风卿翎道:“他只是一介书生,母亲刺绣父亲是教书先生。”

闻言,风潇潇道:“那他如今几岁?”

“比我大上一岁。”

“十二?”

“嗯。”风卿翎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继续道:“他德行有礼虽家境比不上我们,可他诗书礼易甚好,容貌俊秀,为人知礼。”

说到这里,风卿翎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风潇潇明白的点了点头:“你们年纪尚小,他若诗书礼易甚好将来考取功名也是迟早的事,你可叫他不必担心。”

闻言,风卿翎错愕:“二姐姐不嫌弃吗?”

风潇潇笑道:“我何必嫌弃,像我们这般世家女子倘若能遇到一个真心实意的郎君不用家族联姻这才是好的。”

风卿翎点了点头,心中又对风潇潇亲近了许多。

风潇潇又道:“只是,倘若他不能考取功名,那你将来也许只能同大姐姐和我一般。”

闻言,风卿翎皱眉,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那人考取功名,点了点头道:“二姐姐放心,他一定会努力的。”

“嗯?”风潇潇疑惑,突然发现了什么,坐了下来看着风卿翎好奇问道:“你刚才为什么哭?是因为他要同你划清界限分道扬镳吗?”

“不是啊。”风卿翎摇了摇头,道:“我哭是因为他心中因为我的身份有了退缩之心。”

“好吧。”风潇潇无语凝噎。

天可怜见,她还以为这孩子被甩了,所以哭得稀里哗啦的,没想到竟然只是这个。

麻了。

呼~

深呼吸,风潇潇道:“竟然解决了问题,那二姐姐就不留你了。”

“嗯,二姐姐再见。”

风卿翎闻言,心情愉悦的出了梧桐苑。

风潇潇抬头望天。

还真是小孩子,哭也是一会儿,笑也是一会儿,解决问题又没心没肺起来了。

宫中。

养心殿。

一个小太监急急忙忙的闯了进来,太监总管李德全见状正要训斥,却见小太监已经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道:“启禀皇上,门外骠骑将军的副官来报。”

李德全闻声低下了头。

“传!”皇帝闻言,放下了笔和奏折,凝声道。

“嗻!”小太监恭敬应声,退出了养心殿,不一会儿,便领了一名身着戎装的侍卫进来。

侍卫一进来,便连忙跪在地:“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皇帝抬了抬手。

“谢皇上圣恩。”侍卫谢恩起身,而后拿出了一封书信,将书信高举过头顶。

皇帝看着书信给李德全使了个眼色,李德全会意小碎步上前拿过侍卫手中的书信,弯腰双手举着信递上前呈给了皇帝。

皇帝打开信。

看完信中内容,猛的将书信拍在龙桌上,龙颜大悦:“好!传朕命令,若三日之后瘟疫没有重头再来,尔等皆可回京,朕重重有赏!”

“喏!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侍卫叩谢,而后退了下去。

丞相府。

一人将一封书信递给了守门的小厮,小厮一路小跑到老太太苑中,将书信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不识字,便心不甘情不愿的叫来了白氏。

白氏接过书信一一念给了老太太听。

只见信中写道:南城瘟疫已除,只待皇上旨意,儿子便能回京,望母勿挂。

最新小说: 鬼界神后之魔尊爱妻 悍妻种田:天煞将军妻管严 穿成五个反派大佬的师尊 穿回古代卖羊肉 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可爱精 为谋且歌 九千岁的被怼日常 冷宫弃后很佛系 第一女纨绔是穿书 京都一等卦师遭雷劈